秋刀魚之味(分期)

秋刀魚之味
小津安二郎,日本,1962

影片組合段還能因組合中的闕漏而產生新意。小津安二郎的《秋刀魚之味》滿是這樣的結構性空缺:四個年輕人盤坐聊天,卻只有少女頭身被切出框外,直令現場的影迷懊惱不安;所有的人都不斷有其飯局,只除了少女和暗戀的青年未曾共餐過;片名是《秋刀魚之味》,整部影片卻從未提過秋刀魚,更別說沒吃過牠了。不論是影片裡的家事、國事,還是電影觀眾的心事,全都在組合段不著痕跡的空缺中,禪意地點出了樁樁類聚解答。小津以構圖形式,來誘惑觀眾的類聚性美感:想看的看不全,盼望不斷打折;這樣的形式夾纏著無望的愛情,就與高貴的親情辯證為一部家庭劇超級片。而片中仍有極多場段或場景透過結構性空缺的藝術手法,一再吊住觀眾莫名焦慮使之回饋影片;然而做為當年一部賣座影片,小津自承故事緣起於對極右派放言二戰妄念的不滿,於是我們看到一部串起戰敗和嫁女而充滿多元反思的隱喻性政治電影。
參考《破裂的隱喻》,128、192頁;《追憶在巴黎看電影的點點滴滴》,52頁。